当前位置:书朋小说>书库>都市青春>网游之全民领主> 第六百六十二章 拯救莫斯科的英雄(二合一)

第六百六十二章 拯救莫斯科的英雄(二合一)

    “夏王的一百三十万大军正在向莫斯科城进军!”

    “蠢货,哪里来的一百三十万!他们最多只有十万……不,二十万!”

    木华黎被自己部下的探马赤上报的消息惹怒。

    按照木华黎的估计,楚天带来的兵力不可能如此之多,最多二十万。

    “大汗,还没有攻陷莫斯科城吗?”

    木华黎负责外围戒备,为铁木真攻占莫斯科城,争取时间和视野。

    金帐汗国大军兵临莫斯科城下,大军夷平城外的树林,收集柴火,向城中投掷火球。

    莫斯科城火势蔓延,上百架云梯强攻巨城,双方沿着城墙一带厮杀,不时有巨石和火球落下,然后崩裂!

    哈拉尔率领维京狂战士与金帐汗国的大军死战,战斧将一个攻上城墙的敌将拦腰斩断!后者从中世纪般古老的城墙上滚落,落入漫山遍野的敌军之中!

    哈拉尔的眼神逐渐赤红,眼球中血丝密布,喘气声也更加厚重,战斧在颤抖。

    “哈拉尔,不要触发狂暴状态,这里还有守军!”

    波兰翼骑兵的特殊英雄巴托里,制止即将狂暴的哈拉尔。

    狂暴状态除了面板的负面效果,还有隐藏负面效果,拥有狂暴特性的武将或者兵种有时候会被动陷入狂暴状态,敌我不分进行攻击。

    也即是说,如果战况惨烈,拥有狂暴特性的英雄和兵种会不知不觉,触发狂暴效果。

    “不开启狂暴状态,怎么杀尽他们!”

    哈拉尔战斧接连砍翻几个先登士兵,面对源源不断的金帐汗国大军,一个猛将的作用有限。

    巴托里保持冷静地喝止哈拉尔危险的想法:“即使你触发狂暴,也无法力挽狂澜,反而会杀死我们的同伴!”

    巴托里带领波兰翼骑兵登城防守,波兰翼骑兵的属性不低,即使登城作战,也仍然可以保持相对较高的战斗力,使用角弓向敌军射箭。

    轰!百斤巨石砸落,一个波兰翼骑兵被巨石秒杀!

    维京狂战士也无法阻挡滚落的巨石和火球,已经有维京狂战士被一块火球直接抹灭!

    四周都是火焰和狼烟,巴托里将长枪上的尸体抛到城下。她看着犹如流星般的巨石落下,巨石粉碎一块墙垛,巴托里的右臂挡在眼前,臂铠堪堪挡住飞溅的碎石块。

    襄阳炮发射的巨石,破坏力惊人。

    叶卡捷琳娜握着一把剑,将一个百夫长斩杀,目光看穿远方。

    莫斯科城的城墙已经出现了裂痕,部分城墙随时可能会倒塌。

    一些火球越过了城墙,呈抛物线落入城中,火星飞溅,让拥有不少木质建筑的莫斯科城大火连天,火焰在城中蔓延,不少平民冒着危险,扑灭火焰。

    金帐汗国一上来就倾尽全力。

    然而莫斯科守军的意志坚强超过了铁木真等人的想象,这座巨型城池作为莫斯科大公国的国都,具有特殊意义,不少异人主动协助防守!

    “如果还无法攻陷此城,我们可能要选择撤退了。”

    铁木真、速不台目睹莫斯科守军顽强抵抗,反而金帐汗国大军死伤数万人,也无法攻破莫斯科城。

    金帐汗国的唯一机会,那就是在襄阳炮轰塌城墙的瞬间,顺着缺口杀入城中,一举拿下这座坚固的城池。

    “外围的骑兵,已经与汉军交战!”

    在速不台、拔都攻城之际,外围的探马赤立即前来向铁木真上报。

    楚天的骑兵速度太快,摧枯拉朽击败匈人的十万联军,然后马不停蹄,来找铁木真麻烦,已经出现在探马赤的视野之中!

    楚天号称拥有一百三十万大军,数量极其惊人。

    铁木真自然不相信楚天有能力传送这么多兵力来到莫斯科大公国,毕竟传送一个士兵的成本,价格已经不菲。

    另外,传送一百三十万大军,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集结完毕。

    但楚天究竟带来了多少人,不好判断,因为铁木真知道汉军到来的时间有限,来不及探查楚天的兵力几何。

    “匈人十万大军,连几天时间都无法坚持?他们真是暴殄天物!”

    铁木真想到阿提拉的承诺,阿提拉派出的偏师,没有怎么交战就被击败,在铁木真看来,匈人帝国50的系统加成,太过浪费。

    东方的蛮族阵营,只有25的加成,相比之下,显得太少了。

    “帖木儿、赤老温,你们率兵,随我前去支援木华黎。术赤,做好撤军之准备。”

    尽管十万匈人大军轻易崩溃,征战还是要继续,所以铁木真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去与木华黎合兵。

    木华黎相当于一员先锋统帅和侦查型的武将,失去探马赤,铁木真将会更加被动。

    探马赤先锋大将陆续战死,已经所剩无几。

    “那个人……”

    跛子帖木儿纵马跟上铁木真,想到楚天,也是恨意十足。如果不是楚天,他或许可以在蒙古帝国的征战中名声鹊起,获得封赏,成为一名国王也并不困难。

    蒙古帝国也会封王。

    然而,帖木儿现在变成了流亡武将。

    “大量金帐汗国骑兵离开了城外军营,似乎是我们的援军已经回来。”

    索菲亚发觉了蒙古骑兵的调动。

    叶卡捷琳娜的战鹰已经回来,她已经提前知道楚天的骑兵就在城外,准备吓走铁木真。

    铁木真在城外的兵力不少,金帐汗国有三十万大军参与此次攻打莫斯科城,楚天那边核心的骑兵只有四万人,再加一万精锐的哥萨克骑兵。

    另外,楚天与匈人帝国的大战中,不可避免阵亡了一批汉军骑兵。

    如果可以吓走铁木真,对楚天来说,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成就。

    凭借劣势兵力将世界征服者吓走,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个人可以做到?

    “天的骑兵,已经到来,只不过,他的字迹还真是……潦草……”

    叶卡捷琳娜攥着纸条,楚天用半吊子的俄文回复,所以字迹非常之潦草,也正是如此,叶卡捷琳娜对纸条上的真实性深信不疑。

    莫斯科城郊外的各条道路都有汉军的疑兵出现,四处出击,制造汉军兵力庞大的假象。

    木华黎和他的探马赤也无法得知,汉军到底有多少兵力,主攻的方向在何处。

    不仅如此,此时的莫斯科城郊外的地形有点类似于中世纪,除了主要道路,还有不少森林和沼泽存在,容易隐蔽行踪。

    楚天打算逐渐蚕食金帐汗国的外围兵力,给铁木真造成大军压境的压力。

    如果外围的兵力和视野逐渐消失,那么位于中间的铁木真心理压力将会无比巨大。

    外围的失守,可能会导致主力被汉军围困,因为铁木真并不清楚汉军到底来了多少。

    忠孝军猛烈突击探马赤,完颜陈和尚一马当先,连挑十余骑!五百人的探马赤骑兵,有三百人死于忠孝军的铁蹄之下!

    剩下的探马赤骑兵试图逃走,被迂回包抄的铁鹰斥候骑兵围堵,最终五百人全军覆没。

    这一支探马赤骑兵无法将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带回去。

    小规模的战斗不断爆发,探马赤骑兵的伤亡数量快速上升,探马赤的视野快速收缩。

    因为树木的干扰,凭借战鹰获得的情报过于粗略。

    木华黎的额头尽是汗珠,这种视野被对方压制的感觉很不好受,几条通往莫斯科城的道路的驻军都被消灭,汉军的攻击看似全无规则,实际上,探马赤骑兵已经丢失了外围一半的视野。

    敌暗我明,木华黎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大汗已经与汉军交战!”

    木华黎在拼命调动探马赤,试图抢回视野时,铁木真、帖木儿、赤老温的骑兵因为失去视野,与楚天的骑兵不期而遇!

    “快,前去助战!”

    本来铁木真想要救木华黎,却突然爆发遭遇战,反而变成了木华黎去救铁木真。

    无论铁木真还是楚天,都没有想到,两个宿敌,会在莫斯科郊外的树林一带率领骑兵相遇!

    楚天只是想要压缩金帐汗国的视野,吓走铁木真,而铁木真想要帮助木华黎抢回视野,然后再考虑进退,但两个人不期而遇,在树林一带爆发了大战!

    “你一再坏我好事,我必杀你!”

    铁木真流落到为自己的大儿子打工的地步,对楚天充满怨念,命令怯薛军残余,还有金帐汗国的伪怯薛军突击楚天!

    楚天也不甘示弱,命令忠孝军、玄甲军、骑士军、虎贲军组成的高阶重骑兵军团硬撼铁木真!

    双方都是高阶重骑兵,死战不退!

    “铁木真带来的骑兵数量似乎有几万……”

    楚天分兵去压木华黎的视野,目前手中兵力不多,但此处地形狭隘,他不能怂,反而要大张旗鼓,否则会被铁木真洞穿虚实。

    “你们率领仆从军,分成五批,退到后方,陆续前来支援,以壮声势。”

    楚天将五个担任护卫的黄金级武将派出,各带两千仆从军,让他们悄悄退到后方。

    被俘虏后的蛮族战士因为属于楚天的阵营,已经没有了系统的蛮族阵营加成,所以战力相对一般,但未必没有利用的价值。

    “那个人,难道是萧绰,她怎么会……!”

    帖木儿带领怯薛军,亲自突到前方,遥遥望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但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这道身影,有些像是萧绰。

    帖木儿不禁咬牙,他看中的女人,似乎被楚天掠走了,而且成为了俘虏。

    想要萧绰被迫臣服于楚天的身下,帖木儿恼怒异常。

    “楚子谋,一生之敌。”

    铁木真、帖木儿的内心同时产生这样的想法。

    铁木真却没有帖木儿的情结,他是在霸业上,被楚天挫败,所以将楚天当做是一生的强敌。

    “汉军的援军到达!”

    突然,楚天的骑兵后方,一队仆从军到来,大张旗鼓,喊杀声震天动地!

    “汉军第二批援军到达!”

    “汉军第三批援军到达!”

    对面的军阵,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援军抵达,气势如虹!

    本来第一批援军出现时,铁木真还不以为然,但后来,楚天的兵力似乎越来越多,这下铁木真也开始迟疑。

    “汉军第四批援军到达!”

    “汉军第五批援军到达!”

    “速退!”

    铁木真终于无法承受大军视野的丧失以及持续不断的压力,选择退却。

    楚天看到铁木真退去,又看了看一万名擂鼓呐喊的仆从军,这些人就是所谓的援军。

    仆从军可以没有战斗力,但一定要有气势!

    铁木真在这次遭遇战的兵力还真的比楚天多出几倍,可惜他已经不敢莽过来,否则楚天会设法逃走,等召集白袍军、哥萨克等骑兵,再与铁木真决一胜负。

    “萧绰,你的计策,倒还不错,铁木真已经被惊退。”

    楚天对萧绰投去赞许的目光。

    在萧绰忠诚度提高之前,楚天将其视为谋士使用。

    孙膑的体力似乎不怎么样,所以楚天让他暂且在莫斯科城休整,协助叶卡捷琳娜守住莫斯科城,而自己将萧绰带来,充当军师和辅助。

    “这都是夏王殿下勇气过人,又素有威名之故。如果寻常之人,恐怕无法临危不惧,见兵力不如铁木真,已经抛弃大军而逃。”

    萧绰决定讨好楚天以后,拼命恭维楚天。

    要是一直向萧绰示好的帖木儿,知道萧绰又拼命向楚天示好,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你是个聪明人,不需要这样,只要忠诚地为我效力,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回报。”

    虽然被萧绰奉承的感觉还不错,但楚天还是认为有些别扭,他希望萧绰表现更加自然一些。

    “哦。”

    萧绰噘嘴,这个人还真是难以伺候。

    铁木真带着大量骑兵向回撤退,在途中他已经隐约察觉到不对劲。

    “不好,我中了楚子谋之计!”

    铁木真发现楚天没有来追,并不符合汉军的一贯作风,很快便想到了,汉军的兵力不可能有这么多,仅仅援军就有五批,分明就是另一种方式的虚张声势!

    此时,铁木真再想要与楚天爆发遭遇战已经不可能,楚天与其余部下汇合,他们已经清除了铁木真在莫斯科郊外的大部分视野。

    金帐汗国大军失去视野,指不定汉军骑兵会从哪一片树林之中冲出,一举击金帐汗国大军。

    换而言之,金帐汗国大军现在的处境相当之危险。

    “大汗,我们是否要避其锋芒?”

    术赤、拔都作为金帐汗国的实际首领,反而要向铁木真征询意见,铁木真的武将质量,在金帐汗国之上。

    “撤兵!”

    铁木真不甘心。

    他在不清楚汉军数量的情况下,被迫撤兵,要是汉军只有几万人,那么他岂不是显得狼狈?

    但铁木真又不敢轻易冒险,如果判断失误,金帐汗国大军将会全军覆没。

    术赤和拔都父子对视一眼,最终选择尊重铁木真的看法,命令金帐汗国的大军撤回萨莱城。

    这一次进攻莫斯科大公国已经失败了。

    正在城墙上与金帐汗国大军厮杀的莫斯科大公国英雄,发觉金帐汗国大军撤去,在意外之余,又不禁松了一口气。

    城外的巨型投石机被撤退的蒙古骑兵焚毁,黑烟袅袅,这是蒙古骑兵结束攻城战的讯号——将营寨和攻城器械全部焚毁。

    “打开城门,追杀敌军!”

    叶卡捷琳娜没有放松,而是尽可能杀伤金帐汗国的主力军!

    本就积攒着怒火的波耶骑兵,在莫斯科大公国英雄的统帅下,上前追击,而阻挡他们的是拔都和速不台,拔都、速不台回头奋力作战,双方又是一阵血战。

    汉军的骑兵也逐渐出现,开始与金帐汗国断后的部队拉扯,歼灭金帐汗国三万骑兵,拔都、速不台落荒而逃。

    当楚天击败十万匈人大军、吓退铁木真,为莫斯科城解围,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两个月,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莫斯科大公国的危机。

    瑞典王国的军事天才、结束中世纪战术、开启近代欧洲军事战术改革的传奇英雄古斯塔夫,也认为现在不是攻打莫斯科大公国的良机,他仅仅夺走了莫斯科大公国北境的几座城池,便停止了攻击莫斯科大公国。

    莫斯科大公国的危机似乎暂时结束,楚天率领士兵出现在莫斯科城下,守军突然爆发出一阵乌拉声,让不少汉军骑兵一脸茫然。

    一群莫斯科大公国的士兵围住了楚天,作为护卫的典韦本来要上前逼退这群莫斯科大公国的士兵,却被同样虎背熊腰的哈拉尔拦住。

    “乌拉!!”

    这群莫斯科大公国士兵将楚天举起,高高地抛起,表达协助他们守住莫斯科城这座具有意义的城池的兴奋之情。

    对于毛子的热情,楚天有些难受,因为他快要被这群毛子士兵扔散架了!

    “莫斯科永远不会沦陷……让他们将楚天带到王宫。”

    叶卡捷琳娜移步王宫。

    “这群人要将主公带到哪里?”

    花木兰带领卫队,跟着兴奋的莫斯科大公国士兵,向王宫的方向走去。

    很快她就发现,叶卡捷琳娜似乎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独占楚天。

    果不其然,楚天被带到王宫。

    现在他是拯救了莫斯科大公国的英雄,得到叶卡捷琳娜的召见,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不过楚天被带到王宫,很快就被叶卡捷琳娜按在地上,叶卡捷琳娜熟练地拉扯楚天的裤腰带。

    楚天皱眉:“你们毛子就是这样对付拯救你们的英雄吗……”

    “不然呢?”

    ……

    “如果不是在她的地盘,我可不会让着她。”

    花木兰虽然知道叶卡捷琳娜在强行推倒楚天,享受胜利,但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能说毛子们的行为方式过于剽悍……

    索菲亚邀请花木兰在偏厅喝茶,同时受到邀请的还有萧绰。

    “夏王殿下还真是辛苦,打败了布莱达、铁木真,又要打败莫斯科大公。”

    萧绰轻轻摇晃手中的茶杯,意有所指。

    索菲亚则为自己的领主说话:“请两位见谅,我们公爵大人忍耐了几个月,总要有发泄的地方。”

    “彼得,他叫做彼得是吧?为什么叶卡捷琳娜要给他取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

    花木兰和萧绰看向坐在索菲亚身边的小公爵。

    小公爵无论瞳色还是发色,都更像是东方人。

    花木兰、萧绰都不知道,彼得大帝在历史上也算是一个十分强势的人物,彼得大帝改革,让沙俄帝国开始近代化,即使东汉区的玩家都知道。

    “大概是希望他以后能有一番作为吧。西方这边,强敌环伺,落后就会遭到四周强邻压制,这一点是你们汉帝国很难想象的。”

    索菲亚对花木兰和萧绰说道:“只要我们的元老院一致同意,大公国很快就会成为帝国……是了,我们公爵殿下,珍藏了不少上等的伏特加,你们要不要来一点?”

    萧绰诧异道:“伏特加?”

    索菲亚说道:“我们莫斯科大公国的ss级特产,和普通的茶水差不多。”

    花木兰、萧绰犹豫了一下,想到索菲亚没有必要骗她们,于是点头同意……

    某种意义上而言,索菲亚还真的没有骗她们,只不过,这是索菲亚的主观感受……

    铁木真、帖木儿、术赤等人在撤回金帐汗国王城的途中,确定莫斯科大公国因为损失惨重,暂时没有兵力消灭金帐汗国以后,这才松懈下来。

    “我们金帐汗国阵亡万夫长三名、千夫长二十一名……”

    术赤和拔都对自己汗国的损失痛心疾首。

    如果拔都的长子军没有在漠北蒙受巨大的损失,或许,他们没有必要在莫斯科城下,选择撤军。

    “破局,破局,该如何破局?!”

    铁木真愁眉不展,他的双鬓已经发白,在考虑如何击败楚天。

    楚天已经成为他的噩梦,这次金帐汗国与莫斯科大公国之间的征伐,他竟然被吓走。

    一直到现在,铁木真还没有摸索清楚,楚天到底有多少人。

    “报!莫斯科城各处城门开放,城内的探子声称汉军可能只有不到四万人,而仆从军,不到三万人!”

    终于,金帐汗国从莫斯科大公国的叛徒手中,获得了准确情报。

    “噗!!”

    铁木真吐出一口淤血,眼前一黑,险些从马背落下。

    楚天的援军,人数如此之少,集中兵力在野外大战,他铁木真未必会输!

    这一次,他被耍了一回!

    “楚子谋欺我太甚!”

    铁木真越想越气。

    如果楚天带来十万精锐,或许还可以将其逼退,但只有四万不到的兵力,还是与匈人联军交战以后的兵力,而且当时,叶卡捷琳娜的骑兵还被堵在莫斯科城。

    赤老温、哲别等忠心的武将纷纷向铁木真请命:“大汗,我们带兵杀回去!”

    “我们已下令退兵,焚毁所有攻城器械,已经迟了。”

    铁木真失去了制造攻城器械的零件,想要攻陷巨城,谈何容易。

    金帐汗国大军只好继续向国都萨莱城撤退。

    “不对,楚子谋担心汉帝国爆发内战,他注定不敢携带过多精锐到来。集结金帐汗国举国之力,再次发动战争,未必会失败。”

    铁木真在撤兵途中,突然想到楚天为何只派来这么一点援军。

    一是传送阵需要消耗大量财力,二是楚天在汉帝国还有强敌,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也只能带来这么一点兵力,在东欧平原活动。

    “举国之力,那个时候,将会是彻底的你死我活。”

    术赤、拔都听闻已经陷入疯狂的铁木真,打算一次耗光金帐汗国所有的战争潜力,也不禁背后一凉。

    要是举国之战失败,那么金帐汗国就要被除名了。

    阿提拉带着布莱达、维陶塔斯大公两个主要英雄,回到匈人帝国的国都,单于卫队全面戒严。

    “陛下,莫斯科城的一些叛徒向我们出卖的情报表明,东方汉帝国的一个王侯,派出了大约四万人的兵力。斯摩棱斯克以西的一战,参战者,为汉军以及一万哥萨克骑兵。”

    一个匈人武将跪在阿提拉面前。

    “布莱达、维陶塔斯,敌人只有五万人的骑兵,却把你们打的一败涂地。”

    阿提拉得知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维陶塔斯大公眼神变化不定,他当时主动撤退,还以为汉军骑兵后方还有主力,所以汉军骑兵才会肆无忌惮地直接突袭布莱达。

    而布莱达向阿提拉辩解:“陛下,那一支骑兵,他们的战力,相当于二十万波兰骑兵。”

    “波兰骑士和波兰翼骑兵,岂可轻视?!”

    维陶塔斯大公与波兰王国的国王有些渊源,见布莱达将波兰骑兵当做是计量单位,大为不满。

    “没有必要发生无谓的争执,责令波兰王国的国王,也即是你的表兄弟,瓦迪斯瓦夫来见我。”

    阿提拉看向维陶塔斯大公。

    “是。”

    维陶塔斯大公虽然不情愿,但作为阶下之囚,别无选择。

    “瑞典的古斯塔夫,他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军事天赋,同时拥有谋求波罗的海霸权的决心。如果他愿意协助我,我愿意将波兰立陶宛联邦的一块土地让给瑞典,作为向他示好的礼物。他的军事才能被他的领土和人口规模限制,他不应该只在北欧活动。”

    阿提拉将目光转移到了北欧。

    蛮族与一些原本存在的王国,并非完全是死敌。

    利益决定一切。

    楚天从叶卡捷琳娜的宫殿中出来后,花木兰和萧绰在他的临时住处等着他,两个人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而且浑身酒气。

    “你们这是怎么了?索菲亚和你们谈了什么?”

    楚天发现两个人似乎想要对自己动武,这两个人的武力还不低,而且花木兰的武力,目前武力不到90的楚天还真的打不过。

    没有广告的小说网站94ds.c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