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朋小说>书库>都市青春>这只妖怪不太冷> 第二百六十章 一晴方觉夏深

第二百六十章 一晴方觉夏深

    5月1号,清晨,小雨。

    今天周离倒是起得早,下楼时他听见老式折叠门发出哐哐哐的声响,唤醒了整个清晨。

    他本以为开门的是两个老人家。

    没想到是楠哥。

    这意味着他的能量已经被她偷过了,可惜了,他前几天还在想要不要再攒一棵梭梭树呢。

    折叠门的每一扇上下都装有门栓,楠哥长得高,只稍微抬手就能将顶上的门栓拉下来,然后将四扇门拉到最边上折好。但门实在过于老旧,地面又不平整,在折叠的过程中门的下沿与地面剐蹭触碰引发震动,哐哐哐的声音由此而来。

    她家有三个门面,堂屋占了两个,她也只开了这两个。

    外边细雨如丝,烟雨朦胧,但终究已经快到立夏了,天亮得早,门大开后,整个屋子一下亮堂了起来。

    楠哥回头看见周离,有些惊异:“起这么早?”

    “你才早。”

    “你们三个昨晚不是打了一晚上游戏吗?”

    “我先睡,他们打得晚。”

    “昂……”楠哥点着头,端了一张老旧的太师椅到门外,坐在屋檐下头也不回的说,“我爷爷奶奶在灶屋弄饭,你要烧火就自己进去。”

    “不。”

    “要我带你进去?”楠哥回头。

    “不,不烧了。”

    “嗯?”楠哥想了想,猜测他是被那两个老的问怕了,她只笑了下,便指向另一张太师椅,“那就过来和我一起看看雨、聊聊天吧。”

    “好。”

    周离听话的端了椅子坐在门外。

    屋檐有一米多宽,外边雨线连绵,连夜的雨将水泥公路冲洗得干净如新,倒是屋檐下干燥依旧。

    可能风是往另一边吹的。

    楠哥坐姿也不太正经,她望着外边说:“夏天的雨天最舒服了。”

    “冬天的艳阳天也很舒服。”

    “还是夏天的雨天最舒服,我以前最喜欢夏天下雨了。”楠哥说道,“天气会变得凉酥酥的,席子都变得冰凉的。最好还要吹大风,本来是三伏天,却冷得要穿外套,躺在床上就是不想起来,最多起来吃完早饭,又躺回去睡。”

    “真会享受。”周离说的是真心话,他觉得光是听楠哥描述,就很让他觉得舒爽了,“我挺喜欢下雨天的。只要不出门。”

    “哈哈。”楠哥笑了笑,“最重要的是夏天农活很多,小时候一到下雨就不用干活了,不用上山,也不用晒粮食收粮食,可以好好地坐着发呆,发一整天。”

    “这样啊。”

    “你昨晚睡觉有蚊子没?”

    “有一点,你们呢?”

    “没有,你做的那玩意儿还蛮好用的,我们昨晚都没点蚊香。”楠哥说,“我打算给她取个名字,既然是按我来雕的,就叫……”

    “小楠哥吧!”

    “小呆毛吧!”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楠哥机械的扭头,看向周离:“你说什么?”

    “没……”

    周离抿了抿嘴:“小楠哥好,好听,朗朗上口,楠哥你的取名能力满分。”

    “怂包!”

    楠哥起身往前摊出手,接了一点雨水,看了眼后又将之抖干净,重新坐下来时老旧椅子发出吱呀一声。

    周离嘴巴都张开了,又闭上了——

    算了,少招点打。

    下雨天当真是最好睡的,外面都是雨声却又淋不到自己,有种原始的安全感,于是直到吃早饭时,张浩和两个姑娘也没有起床,只有槐序循着早饭的味道下楼了。

    饭是刚煮的。

    菜是昨晚的剩菜,刚热了热,还有刚从坛子里夹出来的泡菜和罐子里夹出来的豆腐乳。

    楠哥拿着她专属的碗。

    还没回来她就对周离说过,她在老家有一个碗,是从小用到大的,她现在每次回去也都会用,她爷爷奶奶不会给别人用。

    那是一个有着天青色菊花纹的搪瓷……盆?

    反正周离觉得那不是碗。

    楠哥舀了大半碗干饭,夹了一些菜,便又出门坐到屋檐下吃。

    周离想了想:“我也出去吃。”

    走到门口,他往楠哥碗里瞄了眼,白生生的干饭,在这个清冷的早晨有热气升腾,碗里放着几块回锅肉,两根长长的酸豇豆和一坨豆腐乳。楠哥刨饭刨得很欢快,两边脸颊因为包满了饭而显得鼓鼓的,让人有戳的欲望,偏偏皮肤也是白白嫩嫩的,更加重这种欲望。

    “这场雨最多下到中午。”楠哥察觉到周离的到来,含糊不清的说。

    “你怎么知道?”

    “猜的。”

    “我以为是看天气预报。”

    “我们这两市交界,天气预报不准。”

    “这样啊。”

    “要是中午前雨停了,我们半下午就可以出去插秧子。”楠哥说,“田里的水到半下午就能放掉一些了,或者我们去钓小龙虾。”

    “好。”

    “希望下午可以出太阳。”

    “嗯。”

    “对了下午我弟弟要回来了。”

    “是吗?”

    “这个小伙子欠揍得很,他要是怼你,你就揍他。”楠哥说,“不要留手。”

    “哦~~”

    周离悄悄瞄了眼楠哥,有些心虚。

    不知为什么他又想起了小时候的楠哥。

    楠哥对此浑然不知,只觉得这小伙子真是乖巧得不像话,自己说什么他都答应,刨完最后一口饭,她端着碗走回了屋里。

    ……

    雨果然在中午前停了。

    下午也真的出了太阳,可惜没有彩虹。

    他们吃过午饭后打了一会儿牌,没要楠哥参与,下午三点后出门,拔了秧苗捆成捆,带到田里开始插秧。还带了一个装小鱼小虾的小笆篓。

    三个小时后,已是黄昏时分。

    即使一群小年轻效率不高,期间还各种玩耍打闹,但毕竟人多,也成功将活儿都干完了,并且插得还挺整齐。

    这个过程中也抓了一些小鱼小虾。

    站在田里抬头望去,原本空荡荡的一块水田现在被涂上了一层薄绿,一棵棵轻松的小秧苗整齐有序的排列着,在水中留下倒影,田由此被分成了无数的等分小份。初夏时分天空绚烂的云霞亦倒映在水中,组成了一副宁静又美好的田园风光。

    除了云霞,水里还有楠哥的倒影——

    高挑的少女挽着裤脚,弯下腰在田里洗手,波纹荡开一圈又一圈,她的头发垂了下来,幸好不长,她便懒得管。

    “我又看见一条鱼!”

    少女唯美的形象立马被打破了。

    随着水波骤起,水中的夕阳美景也被波纹覆盖,取而代之的田野上空的一片欢声笑语,一群年轻人小心翼翼又兴奋不已的在刚插好秧苗的田里捉鱼鳅黄鳝。

    “这边!”

    “呀它往我这边来了!”

    “一起堵啊!”

    “堵、堵,好……”

    “……”

    周离依然站着不动,看着他们闹。

    一阵水声,槐序挪到了他身边,和他站在一起,也看向前方,然后颇有些感慨的说:“年轻真好啊,是不是?”

    周离瞄了这老妖怪一眼。

    忽然,一条小鱼窜到槐序脚下。

    只见他老人家双眼一凝,想都没想,下意识弯腰一把抓下去。

    嘭!

    水花溅起。

    老妖怪直起身,手上赫然抓起一条滴滴儿大的小鱼,面对几只年轻人类惊讶的目光,他不由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关键时刻还是得看我!你们这群弱鸡!”

    连上半身都往后仰了,可见有多得意。

    周离看着他,抿了抿嘴。

    可能这就生活本该有的模样吧?

    夕阳渐渐西下。

    楠哥招呼着几人回去了,带着一些小鱼和泥鳅,还有几只小龙虾,但没有黄鳝。因为楠哥说黄鳝可能会咬人、洞里还可能不是黄鳝而是蛇,张浩就不敢去抓了。

    他们来是穿拖鞋来的,回去的时候干脆连拖鞋也不穿了,就光着脚,把拖鞋提在手上。

    水泥公路被太阳晒了一下午,踩起来暖暖的,他们只穿着短袖居然也不觉得冷,今早上穿着外套还嫌冷来着。

    周离扭头一看。

    两只燕子追逐着在稻田上空划过。

    夏天的到来只用了半天。

    没有广告的小说网站94ds.c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