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朋小说>书库>都市青春>这只妖怪不太冷> 第一百九十七章 试牵一分钟

第一百九十七章 试牵一分钟

    拿去。”

    周离将一条毯子扔在楠哥脸上,见她居然还抱着手机,他不由说:“快睡了,别玩了。”

    “睡前不玩手机我不习惯。”

    “这样不好。”

    “我在车上睡了的。”楠哥还是捧着手机,头也没抬,“况且明天路程又不长。”

    “快睡。”

    “昂昂昂,知道了知道了!”

    “……”

    槐序也坐在小板凳上捧着手机:“我看网上说,鄂州那边好像有个什么病毒,挺凶的,是不是就和古时候的瘟疫差不多?”

    “不是说是谣言吗?”楠哥说。

    “前两天又说是真的了。”槐序说。

    “不太清楚。”楠哥随口答道,“鄂州那么远,影响不到我们的。”

    “你们啊,一点都不紧跟时事……”

    槐序瞥了眼这两个小年轻,在心里不住摇头,又说,“如果真的是瘟疫,控制不好的话,就算其他国家也会受到影响的,你们是没见过……”

    “你遭过几次瘟疫?”楠哥好奇地问。

    “我记不清,大概……”

    “停!”

    眼看着这两人又要聊起来了,周离连忙打断他们,并说:“快回房间了,让楠哥睡觉,有什么话明天白天开车的时候慢慢聊!”

    说完他就去拉槐序,槐序表现得不太情愿,但还是站了起来,被他推搡着回房。

    周离这才看向楠哥:“晚安了。”

    “哦。”

    “别打游戏了。”

    “晚!安!”

    周离默默往卧室走,并顺手把客厅的灯关了。

    次日,大早。

    周离刚睁开眼,旁边就响起了一道声音——

    “你醒了?”

    “!!”

    周离浑身一颤。

    这道声音硬是将他从迷迷糊糊的状态吓得完全清醒过来!扭头一看,原本放置在阳台上的躺椅不知何时跑到了房间中,槐序缩着腿坐在躺椅上,正直直盯着他。

    “你干嘛?”

    “我昨晚睡不着。”槐序说。

    “晚上……”周离呆了,“睡不着你玩手机啊!打游戏啊!”

    “打多了会打腻的。”

    “所以你就跑来看我睡觉?”

    “对啊,还蛮好玩的。”

    “……”

    “我昨晚上好像又梦见明公了。”槐序可能自觉理亏,换着话题道,“是那种很普通的梦。”

    “梦见什么了?”

    “醒来就记不得了。”

    “刚醒的时候记得吧?”

    “对,两下就忘了。”

    “你该拿语音备忘录记下来。”

    “什么是语音备忘录?”

    “就是用语音来记录一些事情,或者你可以打开你的qq,对电脑发一条语音,把你做的梦还记得的全部说出来,白天再回过头听……”

    “哦、哦……”

    槐序点了点头,似懂非懂,然后他问周离:“你那天梦见的明公是什么样子的?”

    “en……”周离想了想,“是一个很和蔼的老人,他当时在教书。”

    “他喜欢教书。”槐序说。

    “他很强大。”周离补充道。

    “对。”

    “我以后也会变得和他一样吗?”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怎么说?”

    “你的灵力和他一样,天生举世无双,可他还有两千多年的积累。他变成了妖,如果你不变成妖的话你活不了那么久的。”槐序努力思考着,停顿了下,“做一个智者是件很难的事情,做一个愚者比做一个智者更容易和快乐。”

    “这样啊。”

    “对的。”槐序点点头,稍作思考他又补充了句,“我喜欢现在的你。”

    “我要起床了。”

    “哦。”

    “你……”周离看着槐序。

    “咋啦?”

    “……”

    周离默默从被子下伸出手,将旁边的裤子拖进来,拱起被子穿好,才坐起来穿外套。

    槐序依然缩着腿窝在躺椅中,眨巴着眼盯着周离,说道:“我又不是没看过,就、就昨天晚上你翻身的时候我也看见……”

    “请别说了!”

    “唔!”

    见周离穿好鞋子往外走,槐序也将腿从椅子上放下来,赤着脚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楠哥昨晚说梦话了,说什么‘我是你大哥’之类的。”

    “哦。”

    周离瞄了眼楠哥,她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洗漱。

    给花浇水并捡走落叶。

    做早饭。

    等周离做好早饭,楠哥总算醒了。

    她用毯子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头,有些篷乱的头发和迷迷糊糊的表情很配,虚起眼睛看周离,声线也是慵慵懒懒的,拖着尾音——

    “吃的什么……”

    “方便面。”

    “给我煮了没……”

    “煮了。”

    “en……等我酝酿一下!”楠哥又倒了下去,扯着毯子蒙过头。

    “快起来了。”周离催促。

    “唉!”

    伴随着一声长长叹息,楠哥终于将毯子掀开。

    周离余光一瞥,她的体恤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往上扯了些,可以看得到一截腰肢,很细,腹部的皮肤雪白细腻,有马甲线的痕迹。

    就一秒,就没了。

    周离有些失望。

    正在这时,他又看见楠哥重新抓住了体恤下摆,有往上拉的意思。

    周离目光往上一瞟。

    只见楠哥正笑嘻嘻的盯着他,问道:“好不好看?”

    “什么?”

    “装疯卖傻……”

    楠哥翻了个白眼,往卫生间走。

    等她洗漱完,周离已吃完了,正拿着剪刀蹲在阳台剪花枝。前些天楠哥和舅妈闲聊,舅妈讲的那些养花技巧估计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周离是听进去了的。

    “唔……”

    楠哥端着碗往阳台走,倚靠在推拉窗上,一边吃一边看着周离剪。

    远处朝阳的光照得人暖洋洋的,碗里的面冒着热气,。

    等周离察觉到她的靠近后,便一边剪一边对她说话,讲自己这么剪的理念,剪完的效果,虽然大多是他自己臆想出来的,但听起来居然也挺专业。

    楠哥并不回话,只咧着嘴吃面。

    这样的时光过得很慢,味道淡得不像话,但她居然也挺喜欢的。

    半小时后。

    两人两妖再度启程。

    ……

    楠哥悠悠醒来,发掘自己又倒在了周离肩膀上,感觉得到坚硬的触感。她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基本就是在用头蹭周离的肩膀。

    “好硬啊。”楠哥说。

    “你醒了?”

    “嗯,你的肩膀太硬了!”楠哥打了个呵欠,眼中有些泪花儿,她怀念着江寒的肩膀,但是并没有从周离肩上离开,“到哪了?”

    “快到宜宾了。”

    “白肉古镇啊。”

    “嗯,你、你还不起来?”

    “嗯?”楠哥微微扭过头看他,“让楠哥我靠一下怎么了?”

    “没……”

    周离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刚才楠哥睡着了还好,现在她醒了,却还保持着这个动作。在周离的想象中,他和楠哥完全就像一对依偎在一起的小情侣,他还从没经历过这种事。

    他没注意到,楠哥嘴角勾起了笑意。

    “呵~现在几点了?”楠哥打着呵欠。

    “三点过。”

    “都过年了昂,都没感觉。”

    “对。”

    “这两天行程还比较轻松昂?”

    “对。”

    “我们明天中午就能回雁城吧?”

    “对。”

    “你是不是傻了?”

    “……”

    “怎么不说对了?”

    “……”

    “哈哈哈!”

    楠哥总算从周离肩膀上抬起了头,她一边笑着一边指责周离:“你还不乐意了,能被本楠哥靠一下是你的荣幸,多少人想都想不来呢!”

    周离稍作思考:“对。”

    白肉古镇又称李庄古镇,离宜宾市区很近,白肉古镇是楠哥刚赐的名。

    他们到客栈后先开了两个房间住下来,便一起出去逛街。白天的古镇就是商业街,这个时候疫情的威力还没传到益州来,游客很多。

    不过倒很适合情侣游玩。

    吃了顿白肉,外边就已经起雾了。

    这边已经是益州了,气候和春明差别很大,冬天大多是雾蒙蒙的,大晴天非常难得,从版纳过来的他们体会到了极大的气候差异。

    晚上再出门的时候,他们都裹上了羽绒服,就是槐序也被周离套上了件厚衣服。

    甚至他还想给团子也穿一件。

    夜里的古镇比白天热闹,街上很多帅哥美女,还有很多卖零食的、卖特产的小店,有趣的是这些特产在全国各地每个古镇都找得到。

    “好多情侣。”楠哥忽然说。

    “对。”

    “还牵着手呢。”楠哥看向前方,一对小情侣手拉着手走在一起,她不由咂了咂舌。

    “嗯。”

    “你说单身狗要来古镇玩,那得受多大伤害啊!”楠哥感叹着道。

    “是啊。”

    旁边的槐序咽下一口铁板鱿鱼,满嘴的红油:“别光是羡慕啊,你们也可以的。要是不好意思的话可以去那边那条街,那条街灯光暗。”

    稍作停顿:“我也可以回避的,你们给我二十块钱,我再去买两串这玩意儿。”

    “别乱说……”

    周离有些头疼。

    余光一瞥,楠哥已掏出她的小钱包,低头翻找着,最终摸了五十块钱出来。

    “给!”

    “嗷!团子来,我带你去吃鱿鱼。”

    “团子大人才不要你抱呢!”

    “少说废话,懂事点!”槐序钱都收了,他是个讲道义的人。

    “喵呜!放开团子大人!”

    “周离抱紧团子大人!”

    “你走开喵!”

    “团子大人不喜欢你!”

    “喵~~”

    团子放弃了,被槐序抱着远去。

    只剩下周离和楠哥站在原地,两人互相偷看着彼此,都有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感觉全身每一寸都紧绷了起来,手不知道放哪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或许这时候开口,声音都会颤抖变形吧?

    “你傻了?”楠哥终于开口。

    “你……”

    周离欲言又止。

    他想思考这时候该怎么说才好,可脑中却多是空白的,最终他只能说:“走吧。”

    于是两人又往前走。

    走出半条街,周离才犹豫着:“要不……咱们也牵一牵?”

    说完他又连忙补充:“试试那种感觉。”

    呵!

    楠哥嘴角抽动,这人想得倒美,本楠哥的手是能随便给你牵的吗?

    “牵就牵!”

    “那……”

    “试牵一分钟!看看是什么感觉,我还从来没有和男娃娃牵过手呢。”

    “好。”

    没有广告的小说网站94ds.c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