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朋小说>书库>都市青春>木叶养猫人> 木叶养猫人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送礼【求月票】

木叶养猫人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送礼【求月票】

    阴沉的天空,连绵的雨水。

    高耸的建筑仿佛像是一根根的竹子一般耸立在一起,构成了一片建筑群落。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一个个行色匆忙的人将自己隐藏在宽大的雨衣中,穿梭在狭小的街道中,每一步落下,伴随着的是一点点溅射而开的雨水。

    湿润的地面让每一个人的脚步声都变得非常清晰。

    而在这些看似匆忙和普通的人群中,还夹杂着不少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他们脚步落在地上,却不会发出声音,并且他们的穿着和普通人也有所不同。

    一声昏暗的劲装,肩上披着一块非常小仅仅只能遮挡住自己的披风一样的雨衣,面上佩戴着一个模样奇怪的呼吸面罩。

    这群人是雨忍。

    他们在雨隐村内穿梭,仿佛拥有着什么非常明确的目的。

    很快,这群雨忍仿佛是在雨隐村内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慢慢收拢。

    最终将同样是雨忍的一群包围了起来。

    同样都是雨忍,但此刻却是兵戎相向,各自拿着手中的忍具,互相对立着。

    不过很明显,站在中间的那群人的数量明显要少很多。

    “田树,不要逼我,我们都是雨隐村人,完全没有必要这么自相残杀,只要你承认我在雨隐村的地位,你所有的待遇和地位全都不变,甚至如果你愿意,副首领的位置就是你的。”

    “曾吉丸,你这是在自甘堕落,你这样会毁了整个雨隐村、整个雨之国!

    半藏大人去世后,你居然成为了木叶的走狗,成为了他们掌握我们雨隐村的工具,难道你就不会感觉到心痛吗?”田树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面罩,咆哮出声。

    站在他身边的几个雨忍此时也是一脸愤懑。

    这个曾吉丸当然就是被舍人放回去的那个雨忍,还有与他一起的几个实力强大的雨忍。

    因为他们联合起来,所以很快就掌握了大部分的雨隐村,只有少数半藏的死忠此刻还是不愿意投降,想要做最后的拼死抵抗。

    听到他的话,曾吉丸也是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面罩。

    眼神狰狞,面露凶狠,咆哮出声:“你懂什么?!你那天根本就没有上战场,一点都不懂我们当时面对了什么!

    你口中的那个半藏大人,那个曾经雨隐村的神、雨隐村的天,在对方面前根本就没有多少反抗能力,仅仅只是几个照面的碰撞,我们雨忍就死伤惨重,半藏连同他的那条山椒鱼全部陨落!

    你知道当时我们的雨忍变成了什么吗?

    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我们的生死在半藏去世后早就已经被他们掌握在了手中,如果我不按照他的命令来收拢雨忍,最后的结果就是雨忍全都被对方解决掉,整个雨隐村还是会落入到对方的掌控中。

    我这是在救我们,在救我们雨忍!”

    曾吉丸显然是想得非常清楚,这件事必定有一个人再做,如果他不做,那么舍人也会让根部忍者自己动手。

    “这就是你愿意成为木叶走狗的原因?!难道我们雨忍就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血性吗?”田树喊道。

    “你所谓的血性最后换来的,就只有一种,那就是我们整个雨隐村的灭亡!不要逼我田树,我真的不想对你动手。”曾吉丸面露难色,不过最后他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坚定,显然是做出了决定,只要他敢继续反抗,就要解决他。

    “我们的立场不同,我是绝对不会和你一起成为木叶走狗的。”田树不再多说,拿出忍具表明自己的立场。

    不过此刻他身后的几个人却是有所动容。

    没有几个人在面对明知必死的局面时还选择毫不犹豫地面对死亡的,就算是习惯了杀戮的忍者也不例外。

    “不想死的就把忍具收起来双手伏在地上,动手!”

    随着从曾吉丸的一声令下,擅长杀戮的雨忍们再次开始了一场属于他们自己之间的战斗。

    这在整个雨隐村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很大概率上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所幸半藏还在的时候,大部分的资金都用来培养忍者了。

    说岩隐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是穷兵黩武,但和半藏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能让一个小小的雨隐村发展到现在这种规模,在三个大国中间还能拥有独属于自己的话语权,并且在木叶和砂忍的战斗中,起到关键作用。

    半藏的实力是一部分原因,但是雨隐村的整体实力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这次的内部杀戮必定会导致雨隐村的整体实力一降再降,不过应该还能保留有足够多的战斗力。

    而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角落中,一只纸质地的千纸鹤正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虽然天空依旧在下雨,不过却好像是丝毫影响不到这只千纸鹤的身体。

    轻轻扇动两下翅膀,朝着雨之国的某处角落中飞去。

    雨之国内一处偏远的山林中,小南轻轻抬起右手,一只千纸鹤从远处飞来,化作一张纸贴合在他的身体上,最后与他的皮肤完全融为一体。

    紧接着,小南身体轻轻一震,从背后组装成一对纸质的翅膀,扇动着朝着山洞内飞去。

    穿过最狭小的山洞后,整个洞穴就变得大了起来,最深处更是另有乾坤。

    “小南。”

    听到声音,小南也不犹豫,扇动着翅膀朝着那人飞去。

    “弥彦,长门,半藏死了,雨隐村这下是真的大乱了,不过木叶好像有要将雨隐村掌握的意图。”小南一口气将她刚才所探查到的情报全部说出。

    闻言,弥彦的脸上露出了既惊喜,又遗憾的表情。

    “可惜了,没有亲手把半藏解决,不过现在看来,也该是我们晓组织再次登场的时候了,做好准备了吗?长门,你可是我们的主力。”

    从他身后走出一个留着红色长发的青年,刘海遮挡住了一只眼睛,不过唯一露出的那只眼睛中,一圈圈的纹路仿佛正在波动着。

    “早就做好准备了,这么长时间过去,虽然只剩下一只轮回眼,不过也让我们的身体能更好地熟悉了轮回眼的能力,就下来就是让雨隐村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神’!”

    话音落下,长门的身体缓缓离开地面,悬浮到了半空中。

    而下方的晓组织成员们看到此刻的长门,眼中也不受控制地迸射出炽热的崇拜神色。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突兀地在这个山洞内响起。

    “呦,长门,看来你终于是对轮回眼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是神了吗?”

    “谁?!”弥彦立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在那里!”长门比所有人都要快地发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和人。

    果然,随着长门的话音落下,一道穿着白色御神袍的身影于山洞内显现。

    “万象天引!”

    长门眼睛一眯,低喝一声,抬起手张开五指,对准了那个方向。

    咔咔

    巨大的吸引力伴伴随着大量的碎石,朝着长门的手掌吸引而去。

    只是长门真正想要吸过来的东西或者说是想要吸过来的那个人,却是纹丝不动。

    甚至,他们还都看到了那些碎石穿过对方身影时的情况。

    “神罗天征!”

    就在碎石就快抵达长门的手掌时,又以更快的速度射出。

    毫无意外的,这些碎石依旧没能攻击在那个人的身上,穿过后攻击在其身后的岩壁上,击落了更多的碎石。

    “不错,看来的确将轮回眼的能力给研究出来了,就是做事不能这么冲动啊,没有认清敌友之前,就贸然动手,可是很有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说着,那个人脚掌在地上轻轻一点,来到三人面前。

    “是你!木叶的第四代火影,上次的那个人也是你吧?”弥彦往前一步,拦在了长门和小南的身前。

    舍人轻轻一笑,“弥彦,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救命恩人?你不过就只是看上了长门的轮回眼,不要往你脸上贴金了。

    木叶的火影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要是让别人知道堂堂的木叶火影居然会盯上别人的眼睛,会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呢?”弥彦不甘示弱地威胁道。

    虽然说当时的舍人的确是在半藏和团藏手中救下了他们,但弥彦知道他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所以根本就不相信舍人。

    不过舍人却是不以为意,落在三人身前,看着警惕的他们,淡淡道:“你们这样的反应可是很容易让人感到伤心啊,我这么帮你们,最后却换来这幅敌视的模样。”

    “你来我们晓组织想做什么?”长门质问道。

    他现在只剩下一只轮回眼,虽然因此真正地掌握了轮回眼的力量,不过也更加清楚地知道了轮回眼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任何一个人知道,都绝对会感到心动。

    要是落在了意图不轨的人手中,那整个忍界可能就真的麻烦了。

    但他却不知道,要是舍人不救下弥彦,给整个忍界带去麻烦的可能就是他们。

    轻笑一声,耸耸肩道:“来给你们送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

    “你们晓组织不是一直想要掌控雨之国来宣传你们那个所谓的和平吗?之前半藏作为雨隐村的首领不肯跟你们合作,但现在半藏已经不在了,你们也都知道雨隐村很快就会被我们木叶所掌控。

    所以我现在的代表雨隐村的实际掌控者来给你们送一份大礼,你们想要的合作我可以给你们,你们想宣传和平的合作方式我也可以听你们的,让你们拥有能在雨之国光明正大行走的能力。

    甚至,我还能让你们的晓组织成为雨隐村的正式部门之一,给你们自由发展的权力。”

    舍人看着面前的三人,小南一直沉默不语地站在弥彦身后,长门的眼神变幻着,不过还是看向弥彦,他才是他们三人中的决策者。

    弥彦死死地盯着舍人,看着他脸上好似人畜无害的笑容,脑子飞速旋转,思考着其中的得失。

    沉默良久,弥彦才开口道:“你想要得到什么?或者说,你的条件是什么?”

    “和聪明人说就是简单。”舍人脸上的笑意更甚。

    “长门另一只轮回眼不可能在再给你!”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弥彦就先否定了舍人这个可能提出的条件。

    “放心,我不可能再要他一只眼睛,对我没什么用处,你们没发现我并没有使用轮回眼吗?我不是漩涡一族的人,身体可承担不起这样的力量。”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弥彦沉声道。

    “很简单,就如我话中所说的,雨隐村和你们展开合作,那么作为雨隐村幕后的实际掌控者,你们晓组织成为我们木叶的外编部门。

    我不会干涉你们的行动,也不会干涉你们的选择,甚至不会干涉你们本该拥有的判断能力。

    不过,如果有一些比较棘手的任务,我希望你们能帮我完成。

    当然了,根据任务难度,我也会给予相应的回报,这样一来就和你们本身晓组织的宗旨没有多少偏差。

    你们本身就是一个类似于雇佣兵一样的组织,我这么给你们送任务,没有拒绝的理由吧?

    毕竟你们要养活晓组织这么多人,基础的收益来源,总应该要有吧?”

    闻言,弥彦等人都沉默了。

    舍人的话直击他们心中的薄弱点。

    晓组织在他们的发展下越来越壮大,成员也是越来越多。

    可是这么多人就有这么多张嘴要养,而且也不可能一直要求别人跟着他们一样每天只是从吃饱肚子就可以了。

    想要继续发展,稳定的收入来源是必须的。

    所以弥彦早就做出决定让晓组织开始接一些佣兵任务,赚取一定的资金来稳定组织发展。

    如果能见雨隐村彻底占据下来,那么他们就算是拥有了发展的资本。

    可现在雨隐村已经在木叶的掌控下,相比于雨隐村,木叶才是他们真的无法对抗的庞然大物。

    舍人一针见血地点出了他们这个晓组织的困难,因为他的霞组织曾经也面临过这样的情况。

    不过他们霞组织却是有一个专门的打金团队,猎人公会的“头牌”角都,以及他招来的众多赏金猎人,再加上控制田之国大名后,才让资金慢慢变得充裕起来。

    “真的就只是这样?”弥彦带着些许迟疑,这么看来,舍人根本就是来送好处的。

    就算是所谓的发布任务会给他带来不少好处,但这也是相对的,接取任务赚取报酬,同样对他们也是好处。

    舍人点点头,“当然,还有一个小条件。”

    果然!

    弥彦面色一沉,“什么条件?”

    “给我一管长门的血,只是一小管,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也会对你们有任何的影响。”

    可弥彦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

    要知道这忍者世界中各种特殊的能力可是非常多的,得到对方的血液,在很大程度是能要了别人命的。

    至少,是能制约对方。

    “别误会,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找一个漩涡一族的人的基因样本研究一下。

    你们知道,如果我真的想要把你们怎么样,在上次就可以不管你们,让你们全部被杀掉,我依旧能从长门的尸体上得到轮回眼,得到他的血液样本。

    之所以没有那么做,只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

    你看我这不是给你们送好处了吗?

    只是我的某项研究卡在了一个瓶颈,需要长门的血液以及基因作为突破瓶颈的契机。”

    舍人还是解释了一下,最后补充了一句,“如果我不想通过这种和平的方式,取得长门的血液对我来说,也不算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吧?”

    “是吗?那你就来试试看,我就不相信你的暗中特殊的能力还能一直规避别人的攻击。”弥彦死死地盯着舍人,从背后忍具包中缓缓掏出了一支苦无。

    小南的双手也是在胸腔交叉,身体开始呈现出纸质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舍人却是不为所动,看着站在弥彦身后没有动作沉默不语的长门。

    “长门,你想看着你的两个同伴和我战斗吗?你有轮回眼的确是难对付,可你的这两个同伴,拿住他们,对我来说,不算是难事。

    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就是不希望和你们打一架,否则来的可就不止是我一个人,就是整个木叶的忍者了。

    你们不是最崇尚和平了吗?”

    “长门,不要听他的!”弥彦低喝出声。

    “不用了,弥彦,就像他说的,如果他想要,在上次就可以动手。”长门沉默许久后,开口道。

    说着,手掌一翻,一支苦无落入到他手中,在手臂上轻轻一划。

    一团散发着淡淡血腥味的猩红血液从他的手臂上流淌而出。

    血液却并且有滴落到地上,而是缓缓向上悬浮,凝聚成一团小血球,送到舍人面前。

    “这些,足够了吧?”

    舍人手掌一张,讲这些血液全都收拢起来,“足够了。

    以后,你们就能生活在阳光下了”

    说着,周围的空间扭曲折叠,舍人的身影缓缓消失。

    心中暗自有些庆幸。

    还好,长门还不算很清楚轮回眼的真正力量。

    否则要是真的拼起命来,对现在的舍人,也是一件麻烦事,他也不想把长门再次往灭世的路上逼。

    长门如果不管自己性命的话,轮回眼的破坏力就太恐怖了。

    待到舍人离开,小南面露愧疚。

    “抱歉可能是我不小心把他引过来的”她知道了是自己的千纸鹤成功地引来了舍人。

    长门却是面露笑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不要自责了,你看这对我们来说,其实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一管血液而已,轮回眼的力量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让我被一些忍术给想害死的。”

    “长门,是我们拖累了你,终究还是我们的实力太弱”弥彦也是一脸的愧疚。

    为了他们,长门牺牲的东西太多了。

    没有广告的小说网站94ds.c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