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朋小说>书库>历史军事>梦回大明春> 623【退休的王阳明和沈复璁】

623【退休的王阳明和沈复璁】

    “南关新跨马,春色正朦胧。琼霭分天末,岩花落镜中。披云怜谢客,载酒忆山公。试就温泉浴,仙源咫尺通。”

    乍看这首诗,很难相信是个流放塞外之人所写。

    这个时空,顾存仁估计没机会作此诗了。

    历史上,他初授余姚知县,因政绩而选为礼科给事中,然后因上疏触怒嘉靖而遭流放。刚到塞外,冰天雪地,他吃了廷杖的腰背还露着白骨。然后学着自己生火煮饭,学会牧马和耕田,流放三十年终于熬死嘉靖。复官回朝后累升太仆寺卿,上疏请求改革马政,奏疏条条切中时弊,可惜当时被束之高阁,直至张居正改革才被翻出来。

    张居正的改革内容,很多都是嘉靖、隆庆两朝就已提出,但因为政局动荡很难真正施行。

    如今的顾存仁,应该不会被流放,但他在余姚也颇为烦恼。

    “父亲,王相欲革弊政,孩儿既为余姚令,当在余姚清田改革。”顾存仁对父亲顾启明说。

    顾启明训诫道:“在余姚清田,确实困难重重。但不管有多难,亦当倾力为之,不负王相之恩也!”

    很有意思,顾存仁在余姚当知县,而他父亲偏偏是余姚最大的海商。

    这并不违反异地为官原则,因为顾氏的户籍在南直隶。他爹从小就在海上漂泊,说白了以前是海盗兼海商,赚下巨额身家在余姚归隐田园。

    明代有位名臣叫归有光,写过一篇文章叫顾隐君传,顾隐君便是顾存仁父亲的别号。

    当时嘉靖禁海,顾启明金盆洗手,隐居余姚自号“隐君”。他从不主动跟官府来往,修桥铺路赈济乡里,平时闭门读书不问世事,官府却经常悄悄向他打听倭寇消息。

    而这一个时空,顾启明早就转为正规海商,也用不着什么归隐了,只在余姚遥控指挥船队。

    别看顾存仁只是个小小知县,但他爹在南洋直接占了一岛,过继给四叔的亲兄弟已在南洋当岛主。

    顾存仁问道:“余姚多望族,难以下手啊。孩儿欲从王家开始清田,可乎?”

    “应当先拜见阳明公。”顾启明提醒道。

    “自该如此。”顾存仁点头。

    顾启明很有意思,幼时家贫,却读过几年村塾。十多岁冒险出海,在海盗船上当水手,靠着聪明有义气迅速得到重用,十年时间就挣下两条海船的家业,选择以余姚作为走私基地。

    这货先是做海盗,接着做正规海商,竟没把四书五经忘掉,反而通过刻苦自学,能跟余姚的大儒们谈笑风生。

    当下,顾启明派家仆送拜帖,以私人身份带儿子去见王阳明。

    约定日期,几天之后,父子俩出城前往绍兴府城。

    王阳明的宅子不在余姚,而在绍兴府城之内,属于山阴县管辖。他降生并长大的余姚旧居,即几百年后的王阳明故居,其实是父亲王华分家时租来的。

    王华考上状元之后数年,便把王阳明接去北京,那宅子便转租给钱家。于是在这个宅子里,又诞生了王阳明的弟子、王阳明年谱的主编、心学大儒钱德洪。

    此时此刻,王阳明正在跟沈复璁喝茶。

    两人都已经致仕退休了,王阳明以东阁大学士荣誉职务的身份退休,因此府邸门楣写着“大学士第”。

    沈复璁官至夔州知府,沾了学生王渊的光,退休时特进湖广左参政,让他有了梦寐以求的从三品官身。

    王阳明的身体不是很好,大部分时间在家休养,偶尔去学生办的书院授课讲学。

    沈复璁则潇洒得很,喝酒听曲,文会宴饮,老年生活清闲惬意。

    “听说,渊哥儿把衍圣公给换了,他可真是大手笔!”沈复璁的语气颇为自豪。

    遥想当年,他四十岁了还是杂官,更被流放那云南偏僻之地。谁知时来运转,在半路被一个贵州娃娃劫走,这娃娃竟高中状元,现在甚至做首辅把衍圣公换掉。

    一切都似在做梦。

    或者说,沈复璁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够当上知府,还能以参政的职位退休,他的梦想只是知县、知州而已。

    沈复璁喝酒,王阳明喝茶。

    端起茶茗,王阳明笑道:“若虚自小便有主见,清田只是第一步,恐怕很快就要力行改革了。”

    沈复璁问:“王家要不要清田?”

    王阳明说:“恐怕清田之人,今年之内便会过来。此子向来无君无父,我这个老师该当给他祭旗。整个浙江,先清理王家田亩,才好对其他大族下手。”

    王家可不只有王阳明,仅是王阳明的族叔便有数十个,王阳明的亲族兄弟多达数百人!

    姚江秘图山王氏,传到王阳明这里,已经是第七十三代。

    被夺爵的孔闻韶,才只孔子第六十一世孙呢。

    作为地方大族,作为王渊之师,清田时必须拿王阳明家族开刀,如此才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沈复璁笑道:“哈哈,我就没那么麻烦,就那几百亩地而已,还是渊哥儿托人给银子买来的。”

    王渊知道沈复璁是什么货色,害怕自己的老师贪污受贿,因此早早写信说明情况,而且每年都送银子过去,只求沈复璁别贪污得太过分。

    沈复璁流放之后,妾室跑得一个不剩,还顺便卷走家产,只留正妻辛苦抚养子女。

    现在,沈复璁有一妻一妾、四子六女,孙子孙女共计九人。

    可惜四个儿子全是秀才,连举人都考不上,只怪绍兴府科举竞争太激烈,他都想移籍到贵州让子孙应考。

    孙辈还行,长孙沈毅求学于王阳明,十四岁就在余姚考取秀才功名。

    “老爷,顾氏父子来了。”

    负责通转之人,是王祥的儿子。

    王阳明当年带了三个家仆去贵州,王祥年幼多病,被王渊等师兄弟们特别照顾。那个曾被呼为“祥儿”的少年,如今已是王阳明的管家,连长子都已经十多岁了。

    顾启明带着儿子进来,见沈复璁也在,连忙抱拳见礼:“拜见阳明先生,拜见长龙先生。”

    沈复璁担任夔州知府时,曾患病在长龙山休养,给自己取了个别号叫“长龙居士”。

    互相见礼之后,王阳明说:“隐君先生请坐。”

    顾启明连忙说:“阳明先生当面,在下不敢称先生。”

    余姚知县顾存仁正襟危坐,眼前两人都是王渊的老师,还有一个是自己的父亲,此时此地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一番闲聊,谈及清田,王阳明主动把话说开:“顾先生携子来访,吾已猜到来意。顾知县且勿着急,朝廷估计就快派人来了,到时候王家自会倾力配合。若有人不配合,也别顾及我的面子,一切依照大明律处置。”

    发现一个很糟糕的事情,这年该举行会试,唐顺之三人已经不是应届进士。既然写错了,又不好插入会试情节,那就把会试推迟一年。

    没有广告的小说网站94ds.c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